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三十五章 旧恨新仇(上)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三十五章 旧恨新仇(上)

时间:2018-02-04 一天前,当朝阳公安分局特行科科长杨立新看到四肢全打着厚厚的石膏的外甥躺在病床上,满脸的痛苦神情,自己的妹妹和妹夫守在床前,都是眉头紧锁时,真是心如刀绞。咬牙切齿的问:「是谁干的?舅舅一定给你报仇。」
  张越勉强睁开眼睛,「我不知道,不知道是谁干的。」「什么?你连谁打的你都不知道?」「我……我从来没见过那帮人,他们是突然从出租车里冲出来把我打成这样的。」「你想想,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没有啊,您知道我的,我平时都是老老实实的,从来不惹事儿,哪儿会得罪人啊。」张越把自己说的好无辜,家里人都不知道他是个小流氓。
  「兴许是薛诺的那个什么涛哥找人干的。」一个一直陪着张越的小崽儿突然插嘴。「啊,对,一定是他。」经人一提醒,张越也觉得八九不离十,「今儿下午他一直在边儿上看着来着。」「没错没错,我还看见那个跟你说话的人冲他点了一下儿头呢。」
  「你们把事情从头到尾给我说清楚一点儿。」杨立新听两个孩子你一言我一语的,根本找不着门道儿,「越越,你慢儿慢儿说,一点儿细节也别落下。」张越把两次和侯龙涛见面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描述的并不很详尽,隐瞒了自己挑起事端和对薛诺图谋不轨的事实,「我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女孩儿,就是想和她多说几句话,谁知道那个人会对我这样。」
  「太嚣张了,」杨立新气怒的一捏床栏杆儿,「他叫什么,是干什么的?」「不知道。」「没关係,可以从那个叫薛诺的女孩那儿问出来。要是有派出所的人来给你做笔录,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这件事儿我亲自给你办。无法无天的王八蛋,打了我外甥,我要你好看。」杨立新真没把那个不知名的对手放在眼里。
  以他的想法,对方虽然下手很重,但既然会用这种街边儿打架斗殴的方法解决,就一定是上不得檯面儿的下九流,充其量就是有点儿黑社会背景的小地痞,以他这个分局的科长身份,绝对能把对方整的苦不堪言……
  星期六一早,两个朝阳分局的警察就在杨立新的授意下,带着一个当事的小崽儿去找薛诺。可扑了个空,女孩儿正好和她的母亲出去买东西了。等到下午5:00多才算见到面,等杨立新得到了侯龙涛的姓名、住址时,已经快7:00了。
  本来他要是早上就收到消息,可以有充分的时间对侯龙涛的底细进行一下调查,但现在已是週六的晚上了,他又报仇心切,不想让仇人安安稳稳的过週末,乾脆指示那两个警察直接去传人。他是被怒火沖昏了头脑了,也不想想,如果侯龙涛真如他所想,是一个普通的地痞流氓,怎么会住在五星级的天伦王朝呢……
  侯龙涛坐在警车里,「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儿吗?」「只知道是一件严重伤人案,别的我们都不清楚,我们就是负责把你接到局里。」一个警察回答道。「你们这算是拘留我吗?」「当然不算了,连手铐都没给你戴,不是跟你说过嘛,是协助调查。」「就是再确认一下儿。」侯龙涛心里更有底了。
  到了朝阳分局,被带到二楼的一间审讯室里,「坐这儿等会儿吧。」带他来的警察指了指屋子中间长桌前的一张椅子,说完就出去了。侯龙涛观察了一下儿这间屋子,阴森森的,前面一扇门,后面一扇门,上面连个窗口都没有,只在屋顶上有一个通风口。
  「妈的,要不是我早有打算,就算是要在这儿把我大卸八块儿也不会有人知道的。」侯龙涛掏出一根儿烟点上,又把录音机打开了,压缩技术的磁带,可以不停的录音七十二小时,现在就打开也不怕会用光。
  有三个警察从身后的铁门走了进来,侯龙涛漫不经心的回头瞟了他们一眼,也没看清长相。其中一个警察走到长桌另一边儿,「你叫侯龙涛?把头抬起来。」「你们找我来协助调查,还这么不客气……」一抬头,两个人全是一惊,竟然是老相识了。
  大约九年以前,才过十五岁的侯龙涛在西城区的一所三类校里升上了初三。比起录取分数线并不低的职业高中部,全都是由附近的小学大拨搓来的初中部更有战斗力。一群从各个小学凑来的坏孩子聚在一起,加上其中几个人还有已经在附近打出了名气的亲哥哥,整所学校可以说是被他们统治的。
  一天午休时,侯龙涛和两个同学坐在三楼的楼梯口上神侃,刚说到厕所去抽根儿烟,就看见一个高中的女生从楼下走了上来,圆圆的脸,算是个中上等货色,尤其是那对儿奶子,在她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儿里可以说是少见的大。那个女生从三人中间穿过去,有意无意的朝侯龙涛抛了个媚眼儿。
  「哟呵。」三个小流氓不约而同的回过头,看着她一扭一扭的上楼。「这妞儿叫绍嘉蔚,高二的,骚的很。」一个同学说。「你怎么知道她骚啊?」「丫那一年里换了五个男朋友,只要长得帅就行,我看她对你丫有意思,还不上?」
  「对这种女人没兴趣。」「操,别你妈装有档次了,我看你丫是怕被她男朋友勀吧。」「去你妈的,我怕?」年少的侯龙涛可受不了激,「你们丫在这儿等着,我这就去看看她的内裤是什么色儿。」说着就向楼上跑去。
  绍嘉蔚并没有走远,三个小流氓的对话她全听见了,「对我不感兴趣?我就非让你感兴趣不可。」想到这儿,乾脆不走了,在四层的楼梯口儿弯下腰,轻捋着脚腕儿处的丝袜,其实根本没有皱褶。
  侯龙涛追上来了,刚一过三楼半的转角就看到一个包裹在职高制服校裙下的丰满屁股撅在上面。那还客气什么,紧走两步,一把把裙子撩了起来。肉色的裤袜下是一条浅红色的半兜臀内裤,有一半儿的屁股都露在外面,曲线很好。
  为了让后面的男人看清楚一点儿,绍嘉蔚等了四、五秒才把裙子按了下去,回过身来,佯装气怒的一瞪眼,「流氓,你干什么?」说着就挥起手要打侯龙涛,看上去好像很用力,但速度却不快,一下儿就被侯龙涛抓住了手腕儿。
  「行了,咱们别耽误时间,放学一起看场电影儿吧。」侯龙涛嬉皮笑脸的说,察觉到了女孩儿不太正常的反应,知道她确实是对自己有点儿意思,虽然不喜欢这种骚逼,但又不是要她做女朋友,不玩儿白不玩儿,况且高年级的女生对他还是有点儿吸引力的。
  绍嘉蔚一点儿也不含糊,「行啊,放了学我在后门儿等你。」说完就想走。「诶,等会儿。」「干吗?」「先给点儿定钱。」侯龙涛在她的屁股上捏了捏。「臭德行。」女孩儿妖媚的一笑,打了他一下儿,更像是在他胸口摸了一把。
  下午放学后,两人来到西单路口西北角的电影儿院(好像已经被拆了),因为是5:00的那一场,上座率很低,偌大的电影儿院里只有不到一百人。「好啊,好啊。」坐在最后一排的侯龙涛心中暗想,「等一关灯,我可就有的玩儿了。」
  绍嘉蔚把头枕在男孩儿的肩膀上,伸手在他胸口轻柔的摩挲着,「哼,瘦骨嶙峋的,还是个小孩儿呢。」侯龙涛那会儿确实是还没长得太开呢,但也不爱听这话啊,「你不瘦?让我摸摸你有多少胸肌。」冲着女孩儿的胸部就抓了过去。
  结果是手上挨了一巴掌,「瞧你那急色样,等关了灯啊。」绍嘉蔚抱住他的一条胳膊,「不过你的肩膀儿倒是挺宽的,以后一定很有型儿,又有一副斯文的骗人外表,八成儿会变成个花儿匠。」谁又知道她的预言会真的成为现实呢?
  在两遍铃声过后,电影儿院里的灯光慢慢暗了下来,直到完全的黑暗。还没等男孩儿有所行动,绍嘉蔚的嘴唇已经压住了他的嘴巴,津液顺着伸入他口中的舌头流了过来,这妞儿还真是骚的很。
  侯龙涛哪儿能让她佔了上风,又把她压回椅子上,左手从后面搂着她的左肩,右手将她的校裙向上拽,直到她的大腿都露了出来。一边儿接吻,一边儿隔着裤袜揉摸女人大腿和屁股的滋味儿真是不错。手掌盖住女孩儿的阴阜,一通用力的按压,立刻感到有湿气透了出来。
  揪住裤袜的裆部向外一拉,「嘶」的一声轻响,薄薄的尼龙就被撕裂了。「唉呀,你要死了?我这是新买……啊……嗯……」绍嘉蔚还没抱怨完,男孩儿的手指已经拨开她的内裤,痛痛快快的插入了她淫水儿氾滥的阴门。
  女孩儿赶忙咬住自己衬衫的袖口,以免叫出声儿来。侯龙涛解开她的扣子,左手探入她的乳罩里,嫩嫩的奶子又圆又大,一只手勉强能掌握,比自己女朋友的好玩儿多了。就这样,摸乳的同时,在她的逼里抠挖了半个多小时,算是把这骚娘儿们弄爽了。
  男孩儿坐正身子,把胀大的老二掏了出来,左手一揽绍嘉蔚的后脑,向自己的裆部压来。「哎,你干嘛啊?」女孩儿挣脱了他的手。「干嘛?让你给我口儿一管儿啊。」「去你的,多髒啊。」「嗨,你爽了也别让我这么空着啊。」
  「好了好了,」绍嘉蔚把右手从他腰后伸出来,握住阴茎,「哇,这么硬啊,我给你手淫好了。」侯龙涛闭起眼,左手绕过女孩儿的脖子,从领口伸进她的衣服里,抓住她的左乳,「女孩儿的手就是软乎,来吧。」
  绍嘉蔚左手揉着他的睪丸,右手快速捋动他的包皮。侯龙涛捏奶子的力量越来越大,当射精的一刻,乾脆拚命掐住她的乳头,疼得女孩儿一口咬住他的衣服,还带上了一小块儿肉。
  第二天又是午休时,教室里只有侯龙涛和另一个男生在偷偷抽烟,因为后门上有一个供老师观察教室里情况的小开口儿,两人全是靠墙坐着。突然前门被推开了,一个女生的脑袋探了进来,正是绍嘉蔚,「喂,龙涛,出来,我跟你说点儿事儿。」
  「我操,是你啊,吓死我了。」侯龙涛抚了抚胸口,又转向那个男生,「你大爷,你丫没把门锁上啊?」「操,我还以为你他妈锁了呢。」「得得得。」侯龙涛沖绍嘉蔚招了招手,「进来吧。」当女孩儿走到身边时,一把抱住她,将她按坐在自己腿上,「什么事儿啊?」手直接就伸进她的校裙里,在丝袜外露出的大腿上摸着。
  「你别闹了,真是的。」绍嘉蔚瞟了一眼在边儿的另一个男孩儿。「嗨,大哥,出去看会儿门儿行吗?没看见我这儿要办事儿吗?」「瞧你丫那个色模样。」那个男生虽然嘴里骂着,但还是起身出去了,都是哥们儿,这种互相放哨的事儿常干。
  门儿一关上,侯龙涛就要解女孩儿衬衫领子上的红丝带。「哎,等会儿。」绍嘉蔚一晃身子,把男孩儿的手甩开,「昨天我们班里有人看见咱俩一起进电影儿院,告诉我男朋友了。我跟他说咱俩什么都没干,不过他是那种特小心眼儿的人,你可小心点儿。」
  「切,小心什么?」「小心他找你麻烦啊。」「吹牛逼,我借他仨胆儿,真够逗的。」侯龙涛一撇嘴,真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知道你顽儿,就是提醒你一声儿。」「行,你也提醒完了,该干正事儿了吧?」说着就把手指捅进了女孩儿的阴道里。
  「唉呀,」绍嘉蔚痛叫一声,「你轻点儿,还没湿呢。」「抠两下儿不就流水儿了。」男孩儿并没停下,还把她的衬衫下摆从裙腰处拽了出来,左手从背后伸入,想把她的胸罩扣儿打开,才发现她戴的是一字型的前开扣式。
  侯龙涛从裙子里抽出右手,一边接吻,一边将女孩儿衬衫胸口处的三个钮扣解开了,把衣襟拨到两旁,一口气揪出了胸罩,两颗大奶子暴露在了空气中,「嗯,好软。」男孩儿站起身来,抱着绍嘉蔚的腰,将她逼到一张课桌前,屁股硌在了桌沿儿上,她只好双手向后撑住桌面儿。
  侯龙涛站在女孩儿的两腿间,向外一分,就把它们劈开了,从裤子里放出样貌狰狞性器,「昨天没过瘾,今儿可得正经开开心。」说着就要插入。「套儿,戴套儿啊。」绍嘉蔚用一只手推了推他。「你有性病啊?」「当然没有了。」「那戴你妈套啊?」
  「那哪儿成啊,怀孕了怎么办?」「行了你,别这个那个的了,不射在里面不就完了。(其实不射在里面也有可能怀孕,因为一种叫Pre-cum的东西,一般情况下Pre-cum是不含精子的,但如果连续做爱,就有可能会混有遗留在尿道中的精子,从而导致怀孕。)」侯龙涛不耐烦的按下女孩儿的手,一挺臀部,坚决的操了进去。
  血气方刚的少年一点儿不讲技巧,只是一味强力的抽插,双手猛揉女孩儿的双乳,捏揪奶头。但因为年轻人总是很有冲劲儿,绍嘉蔚虽然骚,但也不是什么床上老手儿,还是被搞得很有快感。想叫又不敢叫,只好把自己的乳罩塞在嘴里,「唔唔」的直哼哼。
  侯龙涛这个小混蛋,打炮儿时也不忘了恶作剧,将大量的精液全射在了女孩儿校裙的里衬上,还用丝袜把阴茎擦乾净。从外面是看不出什么,只有绍嘉蔚心里明白,自己其实很狼狈,回家后还得自己动手洗裙子。
  下了第一节课,侯龙涛的一个小个子同学在教室门口耍着一根两节棍。「你丫胡抡个屁啊,破橡胶棒子。」另一个孩子踢了他屁股一脚。「你他妈知道个鸟啊,这橡胶里面包的是铁棍儿,挨儿一下也不轻呢。」小个子回辩道。
  一个一米八左右的男生从楼上走了下来,到了教室门口,问那个小个子,「谁叫侯龙涛啊?让他出来。」「你谁啊?」小个子听来人语气不善,又是点名要找自己的哥们儿,打量了他几眼,「你有什么事儿?」
  「你是侯龙涛吗?」「是又怎么了,不是又怎么了?」「跟我到厕所来。」那人也不顾他反应,转身就走。「我操。」小个子还真没见过有高中部的敢下来找事儿呢,沖边儿上的人一使眼色,撇着嘴,攥着两节棍就跟了过去。
  一进厕所,那个高中男生回过身来,「我叫杨晶,听说过吗?」「操,你丫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什么羊精猪精的。」这时侯龙涛也推门进来了,后面还嘻哩呼噜的跟了十几个人,把小小的厕所挤得水洩不通,「我是侯龙涛,你找我?」
  「那你说你是。」杨晶沖小个子一瞪眼。「怎么招啊,耍的就是你丫那。」小个子跳着脚的高喊,逗的一群人都笑起来,当然不包括杨晶。「没工夫答理你。」杨晶转向侯龙涛,「你昨儿下午跟我女朋友去看电影儿来着?」
  「啊,你是绍嘉蔚的男朋友,是啊,没错,我跟她去的。」「你们干什么来着?」「干什么?看电影儿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看电影儿了,你脑子转不过来啊?」侯龙涛正打算入团,本来是想能避免的冲突就避免,可话一说出来,就不自觉的带着挑衅的味道。
  面对一屋子的小流氓,杨晶居然没有一点儿往后撤的迹象,「我告诉你,你他妈以后少找她,她是有主儿的人。你要再敢缠着她,我就……」「你就怎么招?」侯龙涛上前一步,歪着脑袋,皱着眉,下颌向前错着。
  「我就抽死你。」杨晶也上了一步,两人一边儿高矮,中间已经没有什么距离了。侯龙涛上初中后第一次被人这么威胁,腾的一下儿,火儿就上来了,「我好怕啊,可惜你警告的太晚了,昨儿我连看的什么电影儿都不知道,一个半小时,我光抠你马子的逼了,今儿中午我刚把她上了。」
  「我操你妈。」杨晶怒吼一声,双手推在侯龙涛的胸口,把他推得一趔趄。小个子是第一个还击的,抡起手里的两节棍,「砰」的一声砸在杨晶的天灵盖儿上。杨晶显然是被凿得有点儿犯晕,向后一倒,靠到了墙上。
  「你个杂种,敢他妈动我。」侯龙涛也上来了,一脚揣在杨晶脸上。小个子抓住杨晶的头髮,将他相对来说很庞大的身躯拉倒在厕所中间,二十几个人围上来,轮流照着他的身上乱踢一气。杨晶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能用胳膊护住脸,把身子蜷缩起来,以免小腹遭到重击。
  殴打持续了六、七分中,上课铃响了他们才住手。「你妈了逼的,看不住自己的女人,反到来冤我。」侯龙涛又狠狠踢了杨晶一脚,才扔下他走了出去。
  侯龙涛坐在靠窗口的那排,上课时无聊的向窗外望去,突然看到杨晶在另外两个人的陪同下快步向学校的大门走去,看上去刚才的群殴并没对他造成什么太大伤害。轻轻敲了敲前座的肩膀,「看来今儿放学时可有的干了。」
  放学后,全初中部七十多个小流氓都分散在操场上,就等着大干一架了。可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并没有人来找麻烦,倒是思教处的几个老师嗅到了空气中不祥的气息,被弄得紧张的要死。
  第二天早上,侯龙涛刚到学校,就被思教处的冯主任从班里叫出来了,到了顶楼一间没人的办公室,「你昨天是不是把杨晶打了?」「是啊,怎么了?」侯龙涛大大咧咧的拉了张椅子坐下。「站起来,谁让你坐了?」冯主任大吼了两句,他平时对这些小流氓都是客客气气的,虽然时有说教,但谁也不把他当真,今天可算是一反常态了。
  「你叫什么啊。我又不是聋子,你不会好好说啊?」侯龙涛晃晃蕩蕩的站了起来。「你别跟我耍这三青子,我老实跟你说,这回你们的事儿大了,朝阳分局的警车就在楼下,是来提你们的。」「啊?不就是打个架嘛,朝阳分局的来干什么?」
  「坐吧坐吧,」冯主任的语气又缓和了,「杨晶伤的不轻,颅骨骨折,现在还没过危险期。」「胡说吧,」侯龙涛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我昨儿下午还看见他活蹦乱跳的呢。」「你坐下,我没说我相信他,但他爸爸是朝阳分局的一个科长,人家有专门验伤的对口儿医院,跟那儿的医生也一定有联繫。不管怎么样,验伤报告是开出来了,这在法律上就有效,杨晶也在医院住着呢。」
  「那您说怎么办。」侯龙涛也有点儿怕了,毕竟他才是个十五岁的小孩儿。「你们啊,要是让杨晶他爸把你们带走,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吗?不打你们个半死才怪。我们学校呢,本着对你们负责的态度,正在和警方交涉,看看是不是可以不带你们走,由学校来处理。现在就看你们是不是能正确的对待自己的问题,认真的检讨。」冯主任拿出纸笔,「写吧,把全过程都原原本本的写下来。」
  侯龙涛现在是一点儿主意也没有,只好接过纸笔,「不光就我一人儿吧,还有谁?」「杨晶一共说了四个人,你是其中一个。校方已经通知你们的父母了,等他们到了,学校会尽量调解的。」上初中时就是有这么一个好处,学校为了不出犯罪率,导致教委的拨款减少,会尽一切办法防止学生在警方那儿留底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