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六十章 娇蜜擦炮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六十章 娇蜜擦炮

时间:2018-06-11 缓缓驾车回家路上,想到婷婷在浓厚的阴郁中,终于缓缓绽放出一片如花的笑靥,让我从迷醉里慢慢清醒过来。但说实话,这天龙玉女周慧敏一般俊秀美丽的俏婷婷今晚被我一亲芳泽后却又羞涩推阻,目瞪口呆中只觉心痒难熬,怅然歎息一声,心里泛起浓浓的失落来,段婷婷如此美妙佳人,本该任人呵护备至,现在整日里却要伴着流言蜚语忍受别人的嘲弄,真可谓造物弄人,令人禁不住扼腕歎息。
  失魂落魄地返家途中,我满脑子都是高挑俏丽的天龙玉女段婷婷的影子,平日里无数美女娇娃陪侍左右安稳自如的我,今天又被俏婷婷这颗没吃到口的青葡萄把内心给搅得燥动起来了,不满足于画饼充饥的柏拉图试恋爱性快感,饱食思淫慾,性生活的最终目的是获得性快感,今晚一定要一边意淫着俏婷婷,一边选几个美艳性感的娇娃浪货在她们身上好好爽一爽,把这股邪火给洩出来才行啊。
  我此刻想到了祥福苑的两个美妙的侍寝组合,一个是C座的叶锋叶美女配月琴这个「银凤保洁」的组合,另一个是B座的赵虹媛赵美女配君红的「玉凤组合」,两个组合一个风骚性感,一个优雅妩媚,老子轮流宠幸艳福无边。叶锋和月琴这对风骚性感的宠物最近玩得有些过了,婷婷属于优雅妩媚型的,今晚就安排虹媛君红和俏婢仙娇三女侍侯吧,让这三位年轻美貌的娇蜜好好用心替我擦擦炮,想到这里,我先给她们去了个电话让她们準备一下。
  这年头有句话说得好啊,男人的小康就是有一所像样的小房,有一辆时尚的小车,有一笔吃喝的小钞,有一位顾家的小太,有一门管用的小「炮」,有一群擦炮的小蜜!
  冬夜里的祥福苑B座门厅无人值班,显得空蕩蕩的,谭仙娇独自一人呆在底楼电梯门口难免有点害怕,幸好没过多久我就来了。「爷回来啦!」仙娇见我过来尽显媚态,亲热招呼我,「你好仙娇!」我嘴里一边打着招呼,一边心里想:女人就是能装,像仙娇这朵妩媚俊俏的小厂花,没人的时候是我的性奴禁脔,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却又端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淑女形像。不过也不能怪她,是我这样要求的,哈哈,说来还是自己变态才对。
  甜妹仙娇今天身着紫色金丝锻花旗袍,头髮扎成马尾状。这身旗袍显然是改良过的,高高的立领,环住了她白皙的颈部大半,让人们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她的肩与背部。收身效果级好的旗袍将她盈盈一握的小蛮腰勾勒地益发纤细,彷彿一阵风吹过,便能将其吹断一样。她的脚上,穿着一双金色高根凉鞋,露出的芊芊玉趾涂满了朱红豆蔻,灯光一映,反射出道道迷幻般的光彩。毫无疑问,甜美的脸蛋和这身妖冶的打扮,构成了一个对男人有着致命诱惑的小美女!
  我跟在仙娇后面,望着她一摆一摆的臀部,饶是已经多次领略过其中的滋味,还是按耐不住小腹升起的腾腾慾火。两人一进电梯,我便一把搂住仙娇,把她拉进怀里,双手在其丰臀上狠劲的搓揉,恨不能把她们揉烂似的。仙娇也往后靠在我的身上,娇喘道「爷,你好坏啊,这么冷的天还要我打扮得性感诱人,没把人家冻死过去。而且一个人在下面等你,要是有坏人看见还以为人家是职业妇女呢。」
  我邪邪地在她耳边笑着说「仙娇,不说不像越说越像,你今天打扮得还真像个婊子,一个人在下面等着嫖客上门。呵呵,这样不是更有快感吗?」这么一说,小丫头脸蛋一下就红了起来。
  「爷,小妈君红和虹媛姐都在上面梳洗打扮,等着爷到来呢!」说这话的时候,仙娇眼神中充满了淫靡的色彩。「嗯,好的。你们还想得挺周到。一会儿爷连你一起好好地安慰一下啊。」听到这个消息我很是高兴。
  我定了眼神细细瞧着怀里的娇俏仙娇,发现这个小姑娘其实十分漂亮,总觉得她像个时装模特儿,最近这段时间,我从云凤女装世界给仙娇、春花、香萍、晓虹这些娇俏的通房丫头们买了不少性感时尚的行头给她们武装上,重新包装后的仙娇更加时髦靓丽像城市姑娘了,也更像模特儿了。
  仙娇的鼻头特别挺刮,眼窝凹得像外国人。尤其她浅浅一笑,嘴角弯弯像月牙儿,两只大大的眼睛水灵灵的,俗话说这代表着下面的蜜穴水多,她这水灵灵的大眼睛,一下触动了我的神经一阵亢奋。
  我玩女人得出的经验是,一旦看準就下手,不能犹豫,并都次次成功,而正是我将仙娇这只苹果从青的变成红的变成熟的。仙娇对我的第一次进攻被迫无奈,但后来对我来者不拒,完全是主动奉献了,所以有俄罗斯谚语:禁果格外甜。姑娘家有了第一次性经历后,就煞不住有第二次、第三次……就像抽烟,一旦开戒,就有瘾头。我是玩女人的老手,吃準了她这样小姑娘的心理。
  我低头欣赏着仙娇的俏脸蛋儿,有意无意地摩娑她头髮、肩、背,(皮肤有丰富的神经末梢,这种边缘的性行为,可以刺激异性的性行为,可以刺激异性的性心理)。仙娇脸泛桃红,左手拉着我不让我乱摸她的屁股,右手不时搔头髮(佛洛伊德说,女人见到男人搔头髮,像猴子搔痒痒,表示这个男人引起她不安或好感)。
  仙娇这么半推半就地反而激发了我的慾望,迎面将她抱在怀里,一边低语我喜欢你,一边强力亲吻她的脸她的唇。我感到她的心脏在叭叭地跳,「爷,别在这里,有人看见……」仙娇刚说一半,嘴巴被我的舌头堵住,一只手抚摸她胸脯后,向下身游动。仙娇感到一阵燥热,一阵眩晕,一种冲动,体内有一盆炭火,被点燃后越烧越旺似的。
  电梯很快到了楼上,我搂着仙娇轻轻敲敲门,门开了,门前站了一个长髮的女人。一条红色的紧身吊带低胸连衣短裙把她玲珑的曲线勾勒得清清楚楚,半个雪白的乳房和深深的乳沟都暴露着,两条玉腿笔直光滑,她的个子本来就高,再加上红色的露趾高跟鞋,更显得身材修长匀称了,正是天龙美女白领丽人赵虹媛。
  我嚥了嚥唾沫,朝心爱的俏虹媛走去。女人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精緻的面孔。一对妩媚的丹风眼,长长的睫毛,脸部化着烟熏妆。一个很极品的白领丽人,只是表情显的有点哀怨。女人视线接触到了我的眼睛,觉得眼前一黑,彷彿迷失在太空中的飞船一般,思想好像不受自己控制了。
  「爷,你回来了!」这个犁花带雨的软玉扑入了我的怀里,「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们了呢」。我一把将两女搂成一堆,这是两个被我完全包养的女人,从头到脚彻底属于我的……。「别傻了,我怎么会不要你们呢?你看,我不是回来了吗?乖,别哭了,来笑个给爷看看!不然,爷可就真的不要你们咯。」我安慰着两人,最近成日里和骚货月琴以及波霸叶锋这些搅在一起,是有些冷落这边了。
  「又欺负我们,爷,你好坏哦!」俏虹媛在我怀里撒着娇,这个优雅的白领丽人此刻的表现更像个少不更事的小丫头,不过成熟美艳的肉体再怎么装嫩带给我的只能是更大的诱惑。看着两个春情勃发的倩女,我一晚上聚积的慾火再也按耐不住了,一口吻向了俏虹媛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同时手也攀上了甜美娇儿丰满的胸部,不停地搓揉了起来。
  「老子就要欺负你,赵虹媛!」说着,我便搂着俏虹媛在大客厅的中央扭动着起舞,旁边射出甜美娇儿那有些嫉妒甚至憎恨的目光,已经被我揉弄得春情勃发的她此时只能当看客,但这名甜美欲女绝对是敢怒不敢言的。
  我微微低着头,紧盯着俏虹媛雪白的乳沟,那鲜嫩的肉丘在闪烁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性感,再加上闻着女体诱人的香气,让我怎能不怦然心动?俏虹媛也早已注意到了我的表现,但并不点破,反而不断的往我的脸上吐着热气。我拚命干嚥着口水,现在早已把青春玉女段婷婷抛到九霄云外了,满脑都是眼前这个迷人的白领丽人俏虹媛。
  「嗯!爷,您今晚好好宠幸我吧!」俏虹媛在我的身边满脸潮红的说道。等换了一首曲子,俏虹媛转了个身,背对着我,用自己圆滚的臀部在我的裤裆处挤蹭,不一会就能感到我裤子里坚硬的东西了,我的呼吸也越来越重。我的眼中射出慾望的光芒,双手死死掐住俏虹媛的细腰,用撑起帐篷的下体在她被红色的紧身吊带低胸连衣短裙下舒展勃发的丰满臀丘上猛撞起来。
  我突然离开了女人的身体,拉住俏虹媛的手,此刻我们这对慾火攻心、忍无可忍的色男浪女只想着那件苟且之事了。随着我在她两粒丰满乳房上轮流地或咬或吸或舔或捏或柔的,她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快感不停的袭上心头。「不要……爷……不要吸……乳头好酸……喔求求你……好痛……不要咬……不要……喔捏痛了……」俏虹媛喃喃地叫道。
  我腾出了一只手向下摸去,很快就找到了已淫水氾滥的小穴,拇指在她高突的耻丘上轻轻的揉按了几下,然后向下移到重点的两片紧密的阴唇处,用拇指指腹恣意的再两边的阴唇上同时的按摩刺激着她的春情。
  当着甜美娇儿的面,我让俏虹媛双手撑着单人沙发上,她的红色的紧身吊带低胸连衣短裙下摆卷在腰上,上面露着奶子,下面露着小穴,内裤挂在脚踝上,她身后站着我,抱着她浑圆白嫩的屁股,粗大的蟠龙枪顶在俏虹媛早已湿润的穴口,用力一顶,大半根铁棒插入进去,小穴内还是那么无比的窄紧与炽热,柔软的肉壁紧紧的吸住了我的潘龙枪,前端的龟头陷入了一团软的像水一样的肉中。
  满屋子都是我急迫的喘气声和俏虹媛那高低起伏、抑扬顿挫的呻吟声。
  我慢慢地抽送了两百多下之后,俏虹媛又忍不住的开始叫了起来。「天啊……小穴……被大鸡巴插碎了……喔哎唷……好棒……舒服……好大……爷……快……白秋,我的好哥哥……好老公………插得你虹媛妹子好舒服……爷……快插……太好了……干死人家了……」。站在一旁的甜美娇儿早已看得双颊绯红,全身滚烫,双手不由自主的摸上了我的宽背,小嘴里面不停呻吟着。「爷,仙娇也要,仙娇受不了了!」
  但此时我哪里还顾得上小骚货,只管用心干着胯下的美艳人马白领丽人俏虹媛,此时的虹媛娇躯乱颤美目大睁,粉脸上现出极度满足的妩媚神情,主动地挺耸迎和着,赤裸的娇躯上大汗淋漓,宛如一条又香又滑的美人鱼,终于在一声尖叫之后,俏虹媛达到了高潮。
  等我发洩完了兽慾,站起了身子,脑子一片空白。面前才被我操了一顿的俏虹媛,因为情慾的缘故,脸上还有着未褪去的红晕,显示了刚才的一番搏斗是多么的耗费精神与体力。
  这时身后早已春情氾滥的甜美娇儿,拉着我苦苦哀求我的蟠龙枪去捣她的黄龙。「爷,快来,仙娇那里痒得受不了了,求求爷快帮仙娇止止痒吧!」「甜妹子仙娇,到底哪里痒呀,你不说爷怎么知道呢。」越看她这样我越是故意逗着她,我轻轻一笑,把嘴凑到仙娇的耳边。「爷,不来啦,你明明知道还……」此时原本已一片绯红的仙娇的双颊更是红的娇艳欲滴。
  「爷,今晚你去哪里,干什么,都把我带上,好吗?」甜美娇儿一脸的媚态,说完在我耳边低语了一句,「只要爷高兴,当您的夜壶都可以」。我听此言浑身一震,没想到甜美清秀的仙娇妹子被我几番调教,又被刚才这场活春宫给弄得春情勃发之后,居然无耻堕落到如此地步,风骚下贱起来比起我胯下最骚最贱的月琴也毫不逊色。
  我看了看她,想了想摇摇头说「今天爷身体不太好,要想爷干你就要看你自己的表现了!」甜美娇儿瞪大了眼睛,彷彿不敢相信自己被拒绝了一样,眼角流出了晶莹的泪水。
  我搂着才被我干过一炮的白领丽人俏虹媛斜躺在沙发上,让甜美娇俏的小婢仙娇一丝不挂仅穿着肉丝和肉色前包头中空带踝扣带的细高跟鞋儿趴跪在面前的地毯上,一边和俏虹媛亲嘴咂舌头摸玩着她的嫩奶子,一边狎玩着面前的甜美娇儿。
  地上趴跪着的这个小丫头曾是飞龙厂的八大厂花之一,虽然今晚她对我来说是道可干可不干的小菜,但清新爽口、娇俏诱人,而且心甘下贱,想到这里我就无比放鬆起来,毕竟侮辱和玩弄漂亮女人是我的最大爱好,慢慢地心里龌龊的念头沉渣泛起。
  我解开自己的睡衣,得意得看着地上的那条洁白的肉体,今天,她是属于我的,完完全全属于我,我想,故意没有脱虹媛刚替我穿上的内裤,我想看着眼前这个俏媚可人的甜妹仙娇如何一点一点把我的羞物拿出来,并含在嘴里。
  我大马金刀地在沙发上坐着,一边和俏虹媛调着情一边想着如何辱弄趴跪在自己身下的甜美娇儿,今晚这个女人对我来说是个妙不可言的玩意儿。「爬过来!」
  我学着黄碟里的派头,命令着。甜美娇儿缓缓地撑起上身,那娇弱的身体好像快要倒下一样,终于女人四肢着地缓缓的向我爬过来,女人低垂着头,露出雪似的粉颈,背脊的曲线优美的延伸到臀部,长筒丝袜和肉色包头中空带袢高跟鞋更增添几许优雅气质,但雪白的两瓣玉股在行进之中却左右摇动,充满了邪性的诱惑。
  我伸出脚,踩在女人的肩头,挡住甜美娇儿前进的路,然后我的左脚缓缓移到女人的胸前,用脚背轻触那对翘垂的椒乳。女人轻轻颤粟,脖子上起了鸡皮疙瘩。我愈发得意起来,张开拇指和食指,夹住女人勃起的乳头,慢慢用力,女人咽喉中发出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快感的啜声。
  自从因为甜美诱人、姿色出众被选进白马模特队成为我胯下一匹货真价实的小白马以后,仙娇知道自己的任务就是两个字:温驯。她顺从地跪在我的面前,知道这个姿势会让我很满足,相对而言她会轻鬆一点。
  我的脚在她乳房上挤压,然后那臭烘烘的脚趾伸向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俏丽的小厂花甜美娇儿还真是个小美人儿,欣赏着那张清丽得让人忍不住想日她的俏脸蛋儿,我的心里怦然而动。
  突然想起初三时我的班长,一个清高傲慢但却长得很好看的女孩,那时她要是对我说一句话,我都会心跳一个下午,我记得她说得最多的那句是:「交作业了!」于是我就眼巴巴的把皱成一团的作业交到她的手上,看着她微微皱起的眉头,心里得意的笑。你不理我,我总得气气你,也许就是那时我的想法吧。
  我恶作剧地把脚趾伸到女人脸上,咧着嘴笑,一边用大脚指去挑开女人的嘴唇,甜美娇儿闭着眼,却出乎我意料地轻轻张开樱桃般的小口。我有点犹豫,要不要把脚趾伸进去,总觉这么作不太尊重人。
  但这念头立刻被快意的浪花盖过,先是大脚趾插进甜美娇儿的口中,再食指、中指,我得意地看着甜美娇儿的嘴一点点被我胀开,张得大大的,甚至能够看到她的舌头。我肆意地用脚趾去按压娇儿的舌苔,甜妹子仙娇发出一阵乾呕,脸一下胀得通红。
  甜妹子仙娇无力反抗,她是如此绝望,这次是我最下流地玩她。除了我以外,从来没有男人侮辱过她,何况这样用脚侮辱过她,她却不得不含着我熏人的脚趾,一根一根替我吮吸起来。
  终于我厌烦了脚和嘴的游戏,指着自己只穿着内裤的下体:「娇儿,用你的小嘴把爷的鸡巴弄出来!」这个想法一直在我的脑袋里盘旋了很久,我喜欢让如此甜美漂亮的女人用嘴把我的宝贝含出来,这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绝佳的享受。
  甜美的娇儿抬起上身,一对娇乳在空气中颤动,女人的双手轻轻的抱着我的屁股,纤长柔美的手指缓缓的抚摸着我的股沟,虽然刚才在俏虹媛的蜜穴里刚甩了一炮,但此时我的下体已经无可抑制的勃起,甚至就想如此发射,厂花毕竟是厂花啊,年轻貌美姿色出众,甜美娇儿还真是个让正常男人难以抵挡的漂亮女人啊!
  我深吸一口气,低下头,仔细观赏着甜美娇儿的脸慢慢贴近自己突起的内裤,雪白的玉齿轻轻叩开,咬住内裤的边带,甜美娇儿摆动着粉颈,试着向下拉了一下,但很快发现我那硬梆梆的阳具已经死死顶住了内裤,根本没法拉下来。娇儿试着用手去帮助那里解脱,但「啪」的一声脆响,她的脸上被我一掌打来顿时跌坐在地上,泪水都哗的流了出来。
  「起来!再说一遍!娇儿,只用你的小嘴来!想像你是一条小母狗!」我恶狠狠地对甜美娇儿训斥道。甜美娇儿爬起来,跪在我的胯间,隔着裤子轻轻地用舌头舔着我的阴囊和卵泡,我闭目抬头,呼吸变得愈来愈沉重。
  渐渐的,我的内裤完全被甜美娇儿的口水打湿了,那硕大阳物的轮廓也清晰可辩,娇儿的舌头从阳具的根部缓缓的向上刷到到龟头,在龟头盘旋停留,然后她张开嘴把龟头含住,慢慢的吮吸含压。她明白,根据她的经验我是迟早坚持不住的,越是温顺服帖、用心品含,我就会越快地在她脸上或嘴里喷射出腥臭噁心的东西。
  也许是母狗的言语刺激了我,也许是娇儿的柔顺让我意气勃发,猛然间我一声低吼,把阳物从湿淋淋的内裤中掏出来,一把按住她漂亮的美人头儿,一手握住阳根,重重的抵在甜美娇儿的脸上,胯部一阵颤抖,从马口疯狂地喷出一股一股粘乎乎热烫烫的精液。末了,我还心有不甘的用龟头顶在娇儿的眼睛上,试图把精液涂在她的眼球上。
  甜美的娇儿再次被扔在地板上,我则坐在床上喘着粗气,淫笑着看着面前刚被颜射过的甜美的娇儿。这只是开始,感谢上天,让我能有机会能好生享用到这些漂亮而温顺的美女们,俏丽的虹媛、甜美的仙娇,然后还有美艳的君红,当然高挑俊俏的婷婷成为我胯下的马子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我站起身来,没理会身旁的两个才被我干过的漂亮女人,向主卧室走去,敲了敲门。里面有人轻声应道「白秋,你进来吧,门开着。」
  这是一个大房间,里面沙发,茶几,酒柜应有尽有,而艳君红就坐在酒柜前手里端了一杯红酒笑莹莹地看着我。修长而丰盈的姚君红见我进来,连忙站了起来风摆杨柳般走了过来,这不能不说是个绝色的尤物,热气腾腾的肌肤,凝脂似的白皙,浓密的乌髮,瀑布般地飞流而下,显然对自己的胴体充满了信心。
  这是一张极为耐看的脸,年轻貌美性感风骚,一头长长的卷髮看似缭乱其实却是别有用心,白皙稚嫩的脸庞轻涂胭脂犹如桃花,细细弯弯的柳眉下一双杏眼含情脉脉,最是吸引人的是她的嘴巴,薄薄的嘴唇嘴角上撇,腥红的樱桃小口彷彿要向你诉尽人间的蜜语柔情。
  我坐了下来,艳君红给我倒了一杯酒。两人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碰了下杯,然后就都沉默不语了。半响,我才问「还在等我啊?君红。」艳君红幽幽地看了我一眼,低下头,轻声说「白秋我的爷,人家不等你,还能等谁呢?」我尴尬地笑了笑,确实问的是废话,屋里的气氛有些冷清。
  艳君红一看我又不说话了,强忍住羞意,细声道「我给你放了洗澡水了,你先去洗一下吧,解解乏。」我为止愕然,心想也好,才甩了两炮出了身臭汗,也该好好洗洗了。便没多说,站起身走进浴室。
  在浴室里,洗漱完毕的我穿上了早给我準备好的睡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中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年轻人,上撇的嘴角显示出主人对这个世界的不满和抗议。这个面孔虽然有些普通,但也不失几分英俊。「妈的,我怎么觉得自己越来越帅了,好像还长高了,呵呵,一定是幻觉。做人不能太自恋。」我自言自语道。
  出了浴室,没发现艳君红的蹤迹,我一转身看见大床边露出了淡淡地灯光,地面上铺着厚厚地地毯,走在上面非常舒服。这是一张超大的床,艳君红半卧在床上,一手托香腮,一手拿着酒杯。赤裸的身体上披着一件薄似蝉丝的黑纱,娇美的脸如同刚出水的芙蓉,下身只着了一条透明地黑色丁字内裤。腿上则是一双黑色的吊带丝袜。一条丰满诱人的玉腿搭在另一条腿上,大红色的高跟凉鞋里就是她那雪白如玉,如同雨后春笋般的纤纤丽脚。
  「怎么样?喜欢我这样打扮吗?我想你应该喜欢的。」艳君红的声音里充满了诱惑。我觉得小腹升起的火焰足以将自己燃烧,伸手摸了摸鼻子,想看看鼻血有没有流出来。我紧走几步,来到床前,缓缓地跪在床边,伸出双手抚摩着这双勾魂夺魄的美腿。
  艳君红俯下腰解开了精美的水晶花鞋扣,优雅地踢掉高跟凉鞋,将一双线条优美肌肤如玉的纤美玉足伸到我的脸前,我瞧着眼前包裹在黑丝里的美艳玉足,闻到玉足散发的淡淡幽香,不由血脉贲张,下体顿时硬翘了起来,忍不住就向前伸出脸去亲吻那花瓣般艳美的脚趾头。
  艳君红慢慢的觉得自己浑身也有点燥热起来,抬手抽出髮髻里别着的簪子,让乌黑发亮的长髮披散下来,甩了一下长长的秀髮,娇懒的换了睡姿,将被舔吻得潮湿的那只玉足踩踏在我的腰际下,隔着光滑的真丝睡袍她能清楚地感觉到我的突起在自己的脚心底跳跃着。
  艳君红妩媚的轻轻呻吟了一声,倾斜手中的酒杯,红色透明的酒液流淌在她那黑色诱人的丝袜上,顺着那诱人的线条向足尖流淌着。「白秋,你肯定好久都没过足瘾了,看你猴急的那个样子。」艳君红千娇百媚地笑了,「今天和那个玉女婷婷打约,守着个大美女看得着摸不着,也真够难为你的!」
  我实在是按捺不住自己的慾望,一个虎扑,就把这个美人扑到自己怀下,準备有所行动,身下美人幽幽地说道,「白秋,人家等你好久了,上来吧,欢迎你回家!」一幅妩媚的笑容,她水一般在床上便舒展开来。
  但江陵歌舞团美艳舞后君红这个小老婆知情识趣的无比温柔却没有换来我的浪漫回应,反而激发了我无比的征服慾望。我一把握住在俏虹媛和甜仙娇两个美女身上梅开二度后正在重现生机的阳物,恶狠狠地笑了起来,我的目光落在仰躺在大床上的洁白女体,那无力张开的双腿间,腥红的玉户正微微启露,一剎间,我觉得胯下那根物件又雄性勃勃的耸立,我像一只扑向赤裸羔羊的野兽,向此时案板上的这块诱人的好肉儿美艳君红压了下去。
  美艳舞孃君红在朦胧中,看着黑暗的身影向自己压来,她感觉自己被抱起,然后狠狠地再次被扔到床上,然后她的双乳虽隔着丝裙还是被用力揉扭,当我放开她的乳房后,她的双手被强行扭到身后。我一把揽住艳君红的腰肢,耻骨紧紧地顶在她的大屁股上,拚命的磨蹭,右手扳过她的螓首,舌头插进她的檀口中用力的搅动。艳君红特意向后拱着美臀,用嫩肉挤压我裤裆中坚硬的性器,这么被自己的老公略微粗暴地猥亵很能刺激她的性慾。
  我的右手抓住美艳君红乳沟处的薄似蝉丝的黑纱,一下把前襟拉到了她的乳房下面,两颗球形的奶子完全的暴露了出来,由于衣服的剐带而微微颤动。「白秋,你好猛……」艳君红迫不及待的把黑纱睡裙的下摆向上拉了起来,露出黑色的吊带丝袜,娇嫩的大腿,黑色的丁字裤,雪白圆滚的大屁股,一直提到腰上,然后又去牵引着我的下体往自己早已经氾滥的臀缝里塞。
  她抬起了下体,我将两个枕头塞在她的屁股下,用力拉开她的双腿,让她诱人的雪白屁股高高凸起,然后一把扯飞那条若有若无的黑色丁字裤,大美女那少毛的玉户变得格外突出,鲜红的肉唇向两边披开。我如同一只公狼一样蹲在那里,一手握住自己的阳物,一手扒弄着美艳君红嫩红的肉唇。
  「如你所愿,我的心肝儿。」我让手里的女人转过头来,一边抱着她狂吻起来,右手托住她的左腿弯,把她的左腿抬了起来,屁股稍稍向下一沉,猛地向上一拱,「扑哧」一声,下体连根进入了一片温湿之中,那粗大的肉柱毫无抵抗的连根刺入,在抽送中,我的肉茎不由拖曳出肉腔中的嫩肉和汁水,男性器官和雌性器官的撞击声在整个卧室响起。
  我开始了活塞运动,艳君红被操弄得美目翻白,身体轻微颤抖,我逐渐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对于熟透的女人,一定要满足她们被暴力征服的慾望。由于艳君红平时实在是太端庄太高贵太冷艳了,她的叫床也就是最有诱惑力、最让男人有征服感的。
  我似乎在黑暗之中听到天空中神秘话语,看到了远方一丝光亮,如同沙漠里即将渴死的人看到了绿洲一样,拚命向亮光处跑去。我们这对姦夫淫妇狗男女到了慾望喷发的最后时刻,美艳的江歌舞后姚君红已经彻底丧失了神智,这个大美女如同一只雌性动物一样仅仅做着发自本能的反应。
  我越来越快,加快了活塞运动的频率,最后拚力跳了起来。终于,一阵低沉的嘶吼声从我喉咙深处发出,而身下的艳君红也抽搐了几下,发出了兴奋到极点的叫声。那一刻,我无所顾忌的狂啸,双手死死握住女人的奶子,下体牢牢钉在美艳君红的两腿之间,一阵阵无忌的喷射,顺着深邃幽暗的通道,直接射向君红这名江歌美艳舞后大美女玉体深处的子宫。
  终于我倒下了,死死搂定身边美艳的君红,说真的,我心里实在很喜欢她,君红从不提什么要求,从不想凌驾于我,而且她的鼻子、眼睛、嘴巴都讨喜,身段更不用说了。
  「你是我的女人」,我在君红耳边呢喃着说,「君红,你长得真的很漂亮的。」
  「漂亮又不能当饭吃。」刚高潮满足后的君红低声回应着。话是这么说,但漂亮的女人操起来才有味道,而且越是时尚优雅漂亮有气质的大美女,操起来越是过瘾。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多日不见的姚君红成熟老练得让我吃惊,一晚上不停地翻着花式和我淫戏着,白领丽人俏虹媛和甜妹子仙娇也纷纷加入进来,献出雪白粉嫩的肉体抢着代替高挑玉女段婷婷,用她们的小嘴、小手、奶子、翘臀、玉足、粉腿、骚穴、嫩肛,无限温柔地替我耐心擦拭着小钢炮,让我在情天慾海中迷失了自我……。